保洁小弟梅林

故事的最后他轻声道出了那个名字,却再也无人应答。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不曾有人驻足,但如果你回头,就会发现,我一直在你身后,陪伴着你。【废鱼一条,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为你开启我的兼职功能,树洞,不管你有什么负能量正能量都可以跟我倾倒】



早睡早起精神好,个人简介看置顶。

你的小病毒养成计划【Alex X 你】



终于不是演员系列了【x】



依旧是★OOC预警以及小学生文笔(毫无逻辑可言)★



你第一天把Alex带回来的时候,它非常不乖,从始至终没和你讲过一句话,脸上凶狠的表情好像在告诉你下一秒就要把你吸收了。


去厨房准备晚餐的时候听到客厅传来各种奇怪的声音,于是出来查看。


你发现客厅已经一片狼藉,所有能摔的东西都被Alex砸到了地上,而肇事者的触须还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扭动着。


你并没有说些什么,开始默默地收拾起了“残局”,因为你能理解它那种烦躁的心情。


而它只是站那里对你冷眼相视,时不时将它的触须伸过来,似乎想看下你有什么有趣的反应。你并没有理它,因为你知道,它这么做只是觉得人们都应该害怕它,而你,似乎是个例外。


接着,它开始感到无聊,转而对你正在收拾的东西下手,每当你准备拿起一件东西的时候,它的触须都会先你一步将它们拍开,一次又一次,好像在挑战你的底线。


然而你无动于衷,似乎并不因为它的行为而生气。最后,它无趣地收回了所有触须,站在那里,不知想些什么。


好不容易收拾完了客厅,你又要回到厨房接着准备晚餐,你准备了两个人的分量,即使你知道它并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


看着桌上摆着两个人的饭菜,它似乎有些诧异,动了动身子,但终是没有走过来。


你的一天很快就要结束了,在最后,你询问它是否需要休息。


然而你得到的回答依旧是沉默。



在这天夜里,它偷偷地跑了出去,你不介意也不在乎它到底出去做了什么,因为在第二天早上,它还是回来了。






之后几天的生活,都与第一天的没多大区别,除了它砸东西的次数减少了,偶尔也会回应你一两句话外,其他的都差不多,它还是喜欢站着多过坐着,还是会在半夜偷偷地跑出去。






到了第七天,你和它之间的关系终于有了些进展。今天的你依旧做了两个人的饭菜。同时在用餐前照例叫了它一声,就在你以为它仍然会站在原地的时候,一抬头,发现它已经坐在你对面了。


它熟练地拿起刀叉,开始吃起盘子里的食物。而你知道这种熟练源自于它脑中的记忆,你不由得想到今天对于它的毒生来说想必是很特殊的一天(第一次吃人类食物),同时你也开始担心起自己的手艺是否和它的胃口。


它没吃多少就放下了刀叉,这并不是因为你做的不好吃,而是比起吃,倒不如说它更像是在尝。


然后,它对你说了谢谢以及味道还不错,在它起身离开时还留下了一句话:这和记忆中的感觉很不一样。


这天夜里,它并没有跑出去。所以第二天你起床的时候发现它正睁着眼睛乖乖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之后的几天,也与今天没什么区别,除了它吃的东西变多了,与你的交流也渐渐多了,其他的一切都没什么改变。但你却觉得它逐渐找到了真实感,不再是看着他人的记忆生活。同时,你也发现它似乎非常不喜欢水,以至于一看到这种透明无色的液体就要不自觉地皱一下眉。






再之后,你开始询问它是否需要睡觉。一开始,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并伴随着一种复杂的目光,那种目光,让你觉得自己此刻看起来就像个神经病。






在第二十天的晚上,它答应了你,于是你们两个挤在你的小床上,几乎就要碰到彼此。但此时,真正让你烦心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它整个人(毒)连衣带鞋地躺在床上,穿得还是它平日里的衣物。


你刚要让它更换衣服,但转念一想,你似乎忘了为它准备男士睡衣,于是只得就此作罢。





隔天早晨,你睁开眼,发现它正维持着躺下时的姿势,那双蓝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一夜无眠。你知道,这是因为它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些该死的记忆。而且,穿成这样睡觉,实在舒服不到哪去。


于是当天,你就去给它购置了几套睡衣,并用千方百计终于让它换了上去。


夜里,你做了噩梦,恍惚中睁开眼,就看到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你,于是你更加惊慌,而那双蓝眼睛的主人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将身体缓缓转过去,背对着你。你在双重惊吓之中再次进入梦境。






第二天早晨,你回想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才弄明白自己看到的究竟是谁,而它,肯定又是一夜无眠。


当天,它在你做饭时走了进来,询问你昨晚的那种症状是不是被称之为“做噩梦”,你回答是的,它便又问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可是这次,轮到你沉默了,你不知该如何向它解释,你甚至不知道它究竟会不会做梦。它就这样站在原地等了你大概一分钟,见你没有再回答它的意思,便走了出去。


当天晚上,它换了一种姿势躺着,不再是面朝天花板,而是选择背对你。


你看着黑暗中它的背影,不自觉地就伸出手,环住了它,你觉得,这样或许可以赶走它那些该死的记忆。


但没想到,你突如其来的这一举动似乎刺激到了它,从它体内爆发出来的触须,几乎是一瞬间就全部缠上了你。


不过幸好,它很快地就冷静下来将触须都收了回去,并警告你以后不要再这么做,同时松开环抱住它的手。


你却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继续环抱着它,还让它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它乖乖照做了,你问它现在有什么感觉,它回答,很乱。那是盘踞在它脑海中的记忆,你心想,于是你便开始引导那些记忆。


它听着你的声音,感受着你的体温以及你环在它身上的手臂,开始渐渐放松下来。那一刻你知道,你成功了。






第二十三天早晨,今天对你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当然,对它来说也是。


因为你醒来的时候,发现它正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而轻浅地睡着了。


于是你忍不住偷偷拿过手机,将它此刻的样子存入相册中。


你悄悄下了床,不忍吵醒它,因为你想,这大概是它毒生中第一次真正的睡眠。


在今天稍晚的时候,你询问了它关于昨晚睡眠的状况,还不错,它回答。


之后你问了它的梦境,回答却是没有梦,那里一片漆黑。


或许再多过几天就会有了吧,你不由得这么想到,笑了起来。





在第二十五天的时候,你是被它从床上推醒的。


躺在床上的你心中暗道不好,因为此时的你大脑昏昏沉沉,全身无力还伴着高到吓人的体温。


而它,似在推醒你时就已注意到了你的异样。它将手覆上你的额头(这可能已不是第一次),停留几秒,接着它皱了皱眉又将手收了回去。


你还沉浸在它带给你的那一丝冰凉中无法自拔,你从没觉得有哪种温度是来得如此的恰到好处。


之后它帮你整了整被子便离开了。


不久,你又一次陷入黑暗。


当你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它正坐在你身边,看着你的目光没有焦点。接着,你注意到了你手上正插着输液管,于是你不由得抬头向上看去,在此期间你和它的视线有了一瞬交汇。


最后,当你看到它身边还站着个瑟瑟发抖的医生的时候,你忽然就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你感到自己的情况正在逐渐好转,同时你想起了自己发烧的原因,昨晚你无意中踢开被子,从而着了凉。


它坐在那里安静地听着你的解释,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但不管怎么说,最后的结局都是让人欣慰的,你成功退了烧,那名医生也顺利活着回去了。


不过有一点令之后的你非常苦恼,那就是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能看到一条巨大的猩红色触须卷在你的被子上,而对此它给出的解释是,照顾生病中的人类真的很麻烦。




放一个番外:http://baojiexiaodimeilin.lofter.com/post/1f4e39ee_12a7c5b5


未完,暂时停更(没有时间)【反正也没人看哎嘿?最后更新日期4.14】以及会有顺序错乱的可能…【因为写的时候脑子就不是很清醒,等日后再改吧】


如果小病毒没养好,那么后果会是什么?

请参考虐杀原形2里的Alex Mercer【x】


评论 ( 22 )
热度 ( 71 )

© 保洁小弟梅林 | Powered by LOFTER